《告白》:湊佳苗,原生家庭的不幸,并非孩子犯罪的必然原因

时间:2019-08-26 来源:www.viitour.com

   03:48:45 实话实说真的很难

  《告白》:湊佳苗,原生家庭的不幸,并非孩子犯罪的必然原因

  

  某老师的女儿溺水身亡。经过查证,老师发现不是意外,而是班里的两个学生谋杀了她;少年A和少年B。少年A是普通概念里的好学生,成绩优异,不惹是非,还拿过全国发明大奖。少年B是那种往人群里随便一抓就可以出来一把的家伙,成绩平平,性格懦弱,过目即忘的那种。这样的两个学生,看起来像是再平常不过的两个中学生,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呢?原来A从小被自己崇拜的母亲遗弃,而B则自幼受到母亲的过分重视。果然如此。读者暗暗松了口气。

  

  时下许多惊世骇俗的案件,每每溯及源头,发现“哦,原来XX从小家庭破碎”“啊,原来他老公外面有人了”,读者需要的是“动机”“根源”之类的东西,一是可以将自己和杀人犯区分而开,并且通过感叹而获取某种优越感;二是大部分的读者想来是无法接受人会没有动机没有理由没有根源地去杀害自己的同类吧。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我有两个朋友,J和K,同样父母离异,从小成长在外婆家中。两个外婆也都不是传说中那种虎外婆。可是J性格十分开朗明快,遇到挫折积极对待;K却极度缺乏安全感,想事情易走极端。如果有一天,K杀人放火了(阿弥陀佛,我是说如果……),报纸估计又会把家庭背景这段大书特书。可是论起这点,J和K的区别到底在哪里呢?所谓根源之类的,或许是有的,但绝不是那么三言两语可以概括的。人格的形成实在是太微妙的东西。就像少年A和B,截然不同的母亲,却同样走向了扭曲。

  

  微妙的东西,类似什么呢?电视剧里经常有那种回放,是某杀人犯童年时候的背影,他蹲在地上,然后镜头一转,哦,原来他在虐待一只毛毛虫,观众于是感叹:真是三岁看到大啊!每每看到这样的情节,我都不禁满头黑线。要知道我小时候是多么热衷此道。把蚱蜢们翅膀撕掉跑田径,用放大镜烧蚂蚁,拿掉蜗牛的外壳……幸好我循规蹈矩,所以我的幼儿园同学才没有机会对着媒体痛心疾首言辞凿凿,“哦,她啊,是我童年玩伴,小时候就特别残忍变态,喜欢虐待小动物”。

  

  我记得有一本书里曾经解释自闭症的产生是由于大脑缺乏某种物质。我不是否认经历和阅历对人性格所起的巨大作用,但是仅仅那样是否足够呢?是否能解释为什么有的人在挫折面前越战越勇,而有的人却偃旗息鼓呢?我不禁想,除了我们的背景经历,我们的性格,是否早在我们出生前,就已经在我们的大脑里埋下了伏笔?是否某种化学物质让人更容易正向思考,有的人分泌得多,而有的人少呢?

  

  犯罪体质的人不见得一定会去犯罪,就像体弱的人不一定会生病。但也许这类人更容易被挫败引导去黑暗的那一面,就像体弱的人去淋雨感冒几率就大一样。这只是一个想法。而这个想法源于一个旧事。我小学时候的一个音乐老师,长得很美,后来被人泼了盐酸——原来是某人的丈夫对老师朝思暮想。嫉妒,这种感受我们或多或少都有过,可是除了本性的极端和邪恶,我想不出是什么让她朝那么美丽的一张脸孔泼出致命的毁灭。这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从来都只在我们内心深处。

  《告白》:湊佳苗,原生家庭的不幸,并非孩子犯罪的必然原因

  

  某老师的女儿溺水身亡。经过查证,老师发现不是意外,而是班里的两个学生谋杀了她;少年A和少年B。少年A是普通概念里的好学生,成绩优异,不惹是非,还拿过全国发明大奖。少年B是那种往人群里随便一抓就可以出来一把的家伙,成绩平平,性格懦弱,过目即忘的那种。这样的两个学生,看起来像是再平常不过的两个中学生,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呢?原来A从小被自己崇拜的母亲遗弃,而B则自幼受到母亲的过分重视。果然如此。读者暗暗松了口气。

  

  时下许多惊世骇俗的案件,每每溯及源头,发现“哦,原来XX从小家庭破碎”“啊,原来他老公外面有人了”,读者需要的是“动机”“根源”之类的东西,一是可以将自己和杀人犯区分而开,并且通过感叹而获取某种优越感;二是大部分的读者想来是无法接受人会没有动机没有理由没有根源地去杀害自己的同类吧。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我有两个朋友,J和K,同样父母离异,从小成长在外婆家中。两个外婆也都不是传说中那种虎外婆。可是J性格十分开朗明快,遇到挫折积极对待;K却极度缺乏安全感,想事情易走极端。如果有一天,K杀人放火了(阿弥陀佛,我是说如果……),报纸估计又会把家庭背景这段大书特书。可是论起这点,J和K的区别到底在哪里呢?所谓根源之类的,或许是有的,但绝不是那么三言两语可以概括的。人格的形成实在是太微妙的东西。就像少年A和B,截然不同的母亲,却同样走向了扭曲。

  

  微妙的东西,类似什么呢?电视剧里经常有那种回放,是某杀人犯童年时候的背影,他蹲在地上,然后镜头一转,哦,原来他在虐待一只毛毛虫,观众于是感叹:真是三岁看到大啊!每每看到这样的情节,我都不禁满头黑线。要知道我小时候是多么热衷此道。把蚱蜢们翅膀撕掉跑田径,用放大镜烧蚂蚁,拿掉蜗牛的外壳……幸好我循规蹈矩,所以我的幼儿园同学才没有机会对着媒体痛心疾首言辞凿凿,“哦,她啊,是我童年玩伴,小时候就特别残忍变态,喜欢虐待小动物”。

  

  我记得有一本书里曾经解释自闭症的产生是由于大脑缺乏某种物质。我不是否认经历和阅历对人性格所起的巨大作用,但是仅仅那样是否足够呢?是否能解释为什么有的人在挫折面前越战越勇,而有的人却偃旗息鼓呢?我不禁想,除了我们的背景经历,我们的性格,是否早在我们出生前,就已经在我们的大脑里埋下了伏笔?是否某种化学物质让人更容易正向思考,有的人分泌得多,而有的人少呢?

  

  犯罪体质的人不见得一定会去犯罪,就像体弱的人不一定会生病。但也许这类人更容易被挫败引导去黑暗的那一面,就像体弱的人去淋雨感冒几率就大一样。这只是一个想法。而这个想法源于一个旧事。我小学时候的一个音乐老师,长得很美,后来被人泼了盐酸——原来是某人的丈夫对老师朝思暮想。嫉妒,这种感受我们或多或少都有过,可是除了本性的极端和邪恶,我想不出是什么让她朝那么美丽的一张脸孔泼出致命的毁灭。这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从来都只在我们内心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