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鬼令】第二十六章?婚事6

时间:2019-08-26 来源:www.viitour.com

  若说最了解珞凌的人,不是珞二爷珞森,也不是珞三少珞宇,而是五殿下萧楚河。

  “说说吧,我们可爱的小凌子装病又是演的哪一出?”用扇子挑起珞凌的下巴:“总不至于为了躲本殿的那位堂妹吧。”

  “她……你还不了解吗?我才不要娶她。”珞凌确实是病了,也确实如珞森所言昏睡着。只是在萧洛洛和珞森她们进来时便醒了,可,他不想面对萧洛洛,何况还有二哥在,总不能还像昨天那样和萧洛洛吵,所以只能假装继续昏睡。

  “虽然圣旨没拿出来,但真真切切的有那么一道圣旨。装病?躲不过去的。”萧楚河的话满满的都是威胁,但却也是实话。那道圣旨便是一道催命符,也许是珞凌的催命符,也许是振国侯府的催命符。

  “你总不至于见死不救吧?”夺了萧楚河的扇子,打开:一面空白,一面……是三只小奶猫。

  “你……还好意思说我品味差。”摸着这三只小奶猫,珞凌嘴上是嫌弃,但脸上却是说不尽的喜欢:“谁画的,这么可爱。”

  “本殿的太子哥哥,画工不错吧。”伸手忍不住摸着珞凌的头:“喜欢吗?”

  “喜欢,送我吗?”

  “不送……”看着珞凌鼓起了嘴边,萧楚河该捏着他的微红的脸蛋:“不送你,送谁啊。”

  拍掉萧楚河的手,珞凌把扇子收起来:“送了,就不许再要回去。”

  看着如此把它当宝贝的珞凌,萧楚河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样的扇子,也只有珞凌这个小傻瓜会当宝贝。

  “抱歉,本来答应参加你的生辰宴……这个权当是后补的贺礼。”萧楚河不能参加珞凌的生辰宴,只因那日他的母妃病倒。至于贺礼,本来是派白瞳送过来了。可那家伙那日的前一天晚上偷喝了酒,然后……喝酒误事,贺礼还莫名其妙的给弄丢了。无奈之下,萧楚河才去求自己的太子哥哥画了这个扇面,因此也耽误了几天。

  “礼物我收下了,但你要帮我,我可不要娶那只母老虎。”

  “喂,她……好歹是本殿的堂妹,东梁国唯一的洛河郡主。给留点面子,行不。”

  “行,但还是不娶。”

  “好,不娶就不娶。反正这婚事要退,也不是没办法。但……你要拿什么来换?”

  “你又想坑我?小心我让三哥哥告诉你的太子哥哥,让他揍你屁股。”

  珞宇护弟,而太子哥哥又命令自己不得插手振国侯府的事。所以,这事若捅出去倒霉的一定是自己:“弟弟们的事,咱就不劳烦哥哥们出面了吧。”

  “哼,怎么样,知道怕了吧。”

  “是是是,本殿怕了。只是,你的三哥哥去哪儿了?你都病了,他都舍不得回来。是不是,有什么本殿不知道的秘密。”比心机,十个珞凌都不是萧楚河的对手。

  “不帮算了。”翻身,珞凌躺回床上,同时拉上被子一副拒绝交谈的姿态。

  而这更加让萧楚河相信:一定有八卦可听。

  “确定不让本殿帮忙?抗旨,搞不好可是要赔上整个振国侯府的。”看着突然坐起来的珞凌,萧楚河笑了:“如何,交易吗?”

  “我不娶她,也不要抗旨。”

  “可以,但要和我说说,本殿的堂妹和你……好像有六年不见了,怎么突然非你不嫁啊。”

  “我……我怎么知道?”

  “小凌子,你在本殿面前撒谎,哪一次成功过?”捏着珞凌的下巴,萧楚河不怀好意的笑道。可,视线突然移到他脖子上还未褪去的勒痕:颜色紫青的可怕,可见当时用力有多重。而且看这颜色,怎么也有五六天了:“谁干的?”

  “什么?”

  “这伤,谁干的?”珞凌不同他们,没有灵力护体,加上身体弱,这样的伤算的上很严重了。

  “我……”珞凌双手攥着衣领,似乎想遮住这勒痕:“不知道。”

  不知道?

  其实是不想说。

  黑木查到他失踪了大概三天,可从这勒痕的颜色来看,应该是在失踪之前弄伤的。五六天……岂不正是他生辰前后的事。

  那几日,小凌子应该还在振国侯府。而在振国侯府有人敢对他出手,还是下手这么重。那事情早就该闹的沸沸扬扬了,毕竟振国侯的性格可是藏不住事的。所以,这事振国侯不知道。

  那宇哥哥和珞二爷知道吗?

  “你也真够笨的,自己受了伤都不知道是谁干的。是不是哪天死了,还在阴曹地府帮杀的人数钱呢。”萧楚河收起严肃的脸,一副叹君不争气的语气感慨道。

  这话,若是换作平日,珞凌早就被激怒,然后被套出实情。可如今,说是几经生死也不为的经历让珞凌沉稳了少许:“话本里,都是姑娘被逼嫁人。这事在我身上,反而是我这么一个男儿被逼无奈。我……确实是够笨的。”

  萧楚河愣了片刻,然后看着是真的一脸沮丧的珞凌,最后必须承认,看他这样还真是不习惯:“好了,二选其一:要么告诉我这几天你去哪儿了发生了什么,要么告诉我这伤谁干的。只要满足本殿八(卦)……只要告诉本殿一件事,本殿便帮你解决婚事,如何?”

  ‘可以告诉他那三天的事,反正也不是秘密,他早晚会查到。’

  珞凌歪头,看向突然出现的白帝,心道:‘你不是说,阴鬼令和百灵丹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吗?’

  萧楚河回头,身后什么也没有:“小凌子,看什么呢?”

  ‘三天的事那么多,又没让你全说。’

  ‘可,如果他问洛河郡主,岂不是也会知道。’

  ‘放心,珞二爷好手段。相比,那三位姑娘未必还记得这三天的细节。’

  ‘喂,不许说我二哥哥坏话。’珞凌鼓着嘴,表示很生气。

  白帝看着珞凌,心道:你的二哥哥,为了怕是没少对旁人下手。你个笨蛋,还真当他待旁人如待你一般。

  “小……小凌子,怎么感觉,这屋子里还有一个人?”不是感觉,而是觉得珞凌似乎是在看自己身后的某人。可,身后空无一物。这种感觉,像极了白瞳看见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情况。

  “好,我告诉你这几天的事,但你要保密。而且,帮我解决掉和郡主的这门亲事。”

  “啊!”珞凌突然的态度转变,反而让萧楚河一时间跟不上节奏。不过,有八卦听那就不计较这些细节了:“等一会儿。”

  萧楚河起身搬了椅子过来,并倒了一杯茶放在上面,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包瓜子,坐在床尾,二郎腿一翘:“开始吧。”

  

  碎银子君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2

  2019.08.20 13:13

  字数 2213

  若说最了解珞凌的人,不是珞二爷珞森,也不是珞三少珞宇,而是五殿下萧楚河。

  “说说吧,我们可爱的小凌子装病又是演的哪一出?”用扇子挑起珞凌的下巴:“总不至于为了躲本殿的那位堂妹吧。”

  “她……你还不了解吗?我才不要娶她。”珞凌确实是病了,也确实如珞森所言昏睡着。只是在萧洛洛和珞森她们进来时便醒了,可,他不想面对萧洛洛,何况还有二哥在,总不能还像昨天那样和萧洛洛吵,所以只能假装继续昏睡。

  “虽然圣旨没拿出来,但真真切切的有那么一道圣旨。装病?躲不过去的。”萧楚河的话满满的都是威胁,但却也是实话。那道圣旨便是一道催命符,也许是珞凌的催命符,也许是振国侯府的催命符。

  “你总不至于见死不救吧?”夺了萧楚河的扇子,打开:一面空白,一面……是三只小奶猫。

  “你……还好意思说我品味差。”摸着这三只小奶猫,珞凌嘴上是嫌弃,但脸上却是说不尽的喜欢:“谁画的,这么可爱。”

  “本殿的太子哥哥,画工不错吧。”伸手忍不住摸着珞凌的头:“喜欢吗?”

  “喜欢,送我吗?”

  “不送……”看着珞凌鼓起了嘴边,萧楚河该捏着他的微红的脸蛋:“不送你,送谁啊。”

  拍掉萧楚河的手,珞凌把扇子收起来:“送了,就不许再要回去。”

  看着如此把它当宝贝的珞凌,萧楚河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样的扇子,也只有珞凌这个小傻瓜会当宝贝。

  “抱歉,本来答应参加你的生辰宴……这个权当是后补的贺礼。”萧楚河不能参加珞凌的生辰宴,只因那日他的母妃病倒。至于贺礼,本来是派白瞳送过来了。可那家伙那日的前一天晚上偷喝了酒,然后……喝酒误事,贺礼还莫名其妙的给弄丢了。无奈之下,萧楚河才去求自己的太子哥哥画了这个扇面,因此也耽误了几天。

  “礼物我收下了,但你要帮我,我可不要娶那只母老虎。”

  “喂,她……好歹是本殿的堂妹,东梁国唯一的洛河郡主。给留点面子,行不。”

  “行,但还是不娶。”

  “好,不娶就不娶。反正这婚事要退,也不是没办法。但……你要拿什么来换?”

  “你又想坑我?小心我让三哥哥告诉你的太子哥哥,让他揍你屁股。”

  珞宇护弟,而太子哥哥又命令自己不得插手振国侯府的事。所以,这事若捅出去倒霉的一定是自己:“弟弟们的事,咱就不劳烦哥哥们出面了吧。”

  “哼,怎么样,知道怕了吧。”

  “是是是,本殿怕了。只是,你的三哥哥去哪儿了?你都病了,他都舍不得回来。是不是,有什么本殿不知道的秘密。”比心机,十个珞凌都不是萧楚河的对手。

  “不帮算了。”翻身,珞凌躺回床上,同时拉上被子一副拒绝交谈的姿态。

  而这更加让萧楚河相信:一定有八卦可听。

  “确定不让本殿帮忙?抗旨,搞不好可是要赔上整个振国侯府的。”看着突然坐起来的珞凌,萧楚河笑了:“如何,交易吗?”

  “我不娶她,也不要抗旨。”

  “可以,但要和我说说,本殿的堂妹和你……好像有六年不见了,怎么突然非你不嫁啊。”

  “我……我怎么知道?”

  “小凌子,你在本殿面前撒谎,哪一次成功过?”捏着珞凌的下巴,萧楚河不怀好意的笑道。可,视线突然移到他脖子上还未褪去的勒痕:颜色紫青的可怕,可见当时用力有多重。而且看这颜色,怎么也有五六天了:“谁干的?”

  “什么?”

  “这伤,谁干的?”珞凌不同他们,没有灵力护体,加上身体弱,这样的伤算的上很严重了。

  “我……”珞凌双手攥着衣领,似乎想遮住这勒痕:“不知道。”

  不知道?

  其实是不想说。

  黑木查到他失踪了大概三天,可从这勒痕的颜色来看,应该是在失踪之前弄伤的。五六天……岂不正是他生辰前后的事。

  那几日,小凌子应该还在振国侯府。而在振国侯府有人敢对他出手,还是下手这么重。那事情早就该闹的沸沸扬扬了,毕竟振国侯的性格可是藏不住事的。所以,这事振国侯不知道。

  那宇哥哥和珞二爷知道吗?

  “你也真够笨的,自己受了伤都不知道是谁干的。是不是哪天死了,还在阴曹地府帮杀的人数钱呢。”萧楚河收起严肃的脸,一副叹君不争气的语气感慨道。

  这话,若是换作平日,珞凌早就被激怒,然后被套出实情。可如今,说是几经生死也不为的经历让珞凌沉稳了少许:“话本里,都是姑娘被逼嫁人。这事在我身上,反而是我这么一个男儿被逼无奈。我……确实是够笨的。”

  萧楚河愣了片刻,然后看着是真的一脸沮丧的珞凌,最后必须承认,看他这样还真是不习惯:“好了,二选其一:要么告诉我这几天你去哪儿了发生了什么,要么告诉我这伤谁干的。只要满足本殿八(卦)……只要告诉本殿一件事,本殿便帮你解决婚事,如何?”

  ‘可以告诉他那三天的事,反正也不是秘密,他早晚会查到。’

  珞凌歪头,看向突然出现的白帝,心道:‘你不是说,阴鬼令和百灵丹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吗?’

  萧楚河回头,身后什么也没有:“小凌子,看什么呢?”

  ‘三天的事那么多,又没让你全说。’

  ‘可,如果他问洛河郡主,岂不是也会知道。’

  ‘放心,珞二爷好手段。相比,那三位姑娘未必还记得这三天的细节。’

  ‘喂,不许说我二哥哥坏话。’珞凌鼓着嘴,表示很生气。

  白帝看着珞凌,心道:你的二哥哥,为了怕是没少对旁人下手。你个笨蛋,还真当他待旁人如待你一般。

  “小……小凌子,怎么感觉,这屋子里还有一个人?”不是感觉,而是觉得珞凌似乎是在看自己身后的某人。可,身后空无一物。这种感觉,像极了白瞳看见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情况。

  “好,我告诉你这几天的事,但你要保密。而且,帮我解决掉和郡主的这门亲事。”

  “啊!”珞凌突然的态度转变,反而让萧楚河一时间跟不上节奏。不过,有八卦听那就不计较这些细节了:“等一会儿。”

  萧楚河起身搬了椅子过来,并倒了一杯茶放在上面,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包瓜子,坐在床尾,二郎腿一翘:“开始吧。”

  若说最了解珞凌的人,不是珞二爷珞森,也不是珞三少珞宇,而是五殿下萧楚河。

  “说说吧,我们可爱的小凌子装病又是演的哪一出?”用扇子挑起珞凌的下巴:“总不至于为了躲本殿的那位堂妹吧。”

  “她……你还不了解吗?我才不要娶她。”珞凌确实是病了,也确实如珞森所言昏睡着。只是在萧洛洛和珞森她们进来时便醒了,可,他不想面对萧洛洛,何况还有二哥在,总不能还像昨天那样和萧洛洛吵,所以只能假装继续昏睡。

  “虽然圣旨没拿出来,但真真切切的有那么一道圣旨。装病?躲不过去的。”萧楚河的话满满的都是威胁,但却也是实话。那道圣旨便是一道催命符,也许是珞凌的催命符,也许是振国侯府的催命符。

  “你总不至于见死不救吧?”夺了萧楚河的扇子,打开:一面空白,一面……是三只小奶猫。

  “你……还好意思说我品味差。”摸着这三只小奶猫,珞凌嘴上是嫌弃,但脸上却是说不尽的喜欢:“谁画的,这么可爱。”

  “本殿的太子哥哥,画工不错吧。”伸手忍不住摸着珞凌的头:“喜欢吗?”

  “喜欢,送我吗?”

  “不送……”看着珞凌鼓起了嘴边,萧楚河该捏着他的微红的脸蛋:“不送你,送谁啊。”

  拍掉萧楚河的手,珞凌把扇子收起来:“送了,就不许再要回去。”

  看着如此把它当宝贝的珞凌,萧楚河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样的扇子,也只有珞凌这个小傻瓜会当宝贝。

  “抱歉,本来答应参加你的生辰宴……这个权当是后补的贺礼。”萧楚河不能参加珞凌的生辰宴,只因那日他的母妃病倒。至于贺礼,本来是派白瞳送过来了。可那家伙那日的前一天晚上偷喝了酒,然后……喝酒误事,贺礼还莫名其妙的给弄丢了。无奈之下,萧楚河才去求自己的太子哥哥画了这个扇面,因此也耽误了几天。

  “礼物我收下了,但你要帮我,我可不要娶那只母老虎。”

  “喂,她……好歹是本殿的堂妹,东梁国唯一的洛河郡主。给留点面子,行不。”

  “行,但还是不娶。”

  “好,不娶就不娶。反正这婚事要退,也不是没办法。但……你要拿什么来换?”

  “你又想坑我?小心我让三哥哥告诉你的太子哥哥,让他揍你屁股。”

  珞宇护弟,而太子哥哥又命令自己不得插手振国侯府的事。所以,这事若捅出去倒霉的一定是自己:“弟弟们的事,咱就不劳烦哥哥们出面了吧。”

  “哼,怎么样,知道怕了吧。”

  “是是是,本殿怕了。只是,你的三哥哥去哪儿了?你都病了,他都舍不得回来。是不是,有什么本殿不知道的秘密。”比心机,十个珞凌都不是萧楚河的对手。

  “不帮算了。”翻身,珞凌躺回床上,同时拉上被子一副拒绝交谈的姿态。

  而这更加让萧楚河相信:一定有八卦可听。

  “确定不让本殿帮忙?抗旨,搞不好可是要赔上整个振国侯府的。”看着突然坐起来的珞凌,萧楚河笑了:“如何,交易吗?”

  “我不娶她,也不要抗旨。”

  “可以,但要和我说说,本殿的堂妹和你……好像有六年不见了,怎么突然非你不嫁啊。”

  “我……我怎么知道?”

  “小凌子,你在本殿面前撒谎,哪一次成功过?”捏着珞凌的下巴,萧楚河不怀好意的笑道。可,视线突然移到他脖子上还未褪去的勒痕:颜色紫青的可怕,可见当时用力有多重。而且看这颜色,怎么也有五六天了:“谁干的?”

  “什么?”

  “这伤,谁干的?”珞凌不同他们,没有灵力护体,加上身体弱,这样的伤算的上很严重了。

  “我……”珞凌双手攥着衣领,似乎想遮住这勒痕:“不知道。”

  不知道?

  其实是不想说。

  黑木查到他失踪了大概三天,可从这勒痕的颜色来看,应该是在失踪之前弄伤的。五六天……岂不正是他生辰前后的事。

  那几日,小凌子应该还在振国侯府。而在振国侯府有人敢对他出手,还是下手这么重。那事情早就该闹的沸沸扬扬了,毕竟振国侯的性格可是藏不住事的。所以,这事振国侯不知道。

  那宇哥哥和珞二爷知道吗?

  “你也真够笨的,自己受了伤都不知道是谁干的。是不是哪天死了,还在阴曹地府帮杀的人数钱呢。”萧楚河收起严肃的脸,一副叹君不争气的语气感慨道。

  这话,若是换作平日,珞凌早就被激怒,然后被套出实情。可如今,说是几经生死也不为的经历让珞凌沉稳了少许:“话本里,都是姑娘被逼嫁人。这事在我身上,反而是我这么一个男儿被逼无奈。我……确实是够笨的。”

  萧楚河愣了片刻,然后看着是真的一脸沮丧的珞凌,最后必须承认,看他这样还真是不习惯:“好了,二选其一:要么告诉我这几天你去哪儿了发生了什么,要么告诉我这伤谁干的。只要满足本殿八(卦)……只要告诉本殿一件事,本殿便帮你解决婚事,如何?”

  ‘可以告诉他那三天的事,反正也不是秘密,他早晚会查到。’

  珞凌歪头,看向突然出现的白帝,心道:‘你不是说,阴鬼令和百灵丹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吗?’

  萧楚河回头,身后什么也没有:“小凌子,看什么呢?”

  ‘三天的事那么多,又没让你全说。’

  ‘可,如果他问洛河郡主,岂不是也会知道。’

  ‘放心,珞二爷好手段。相比,那三位姑娘未必还记得这三天的细节。’

  ‘喂,不许说我二哥哥坏话。’珞凌鼓着嘴,表示很生气。

  白帝看着珞凌,心道:你的二哥哥,为了怕是没少对旁人下手。你个笨蛋,还真当他待旁人如待你一般。

  “小……小凌子,怎么感觉,这屋子里还有一个人?”不是感觉,而是觉得珞凌似乎是在看自己身后的某人。可,身后空无一物。这种感觉,像极了白瞳看见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情况。

  “好,我告诉你这几天的事,但你要保密。而且,帮我解决掉和郡主的这门亲事。”

  “啊!”珞凌突然的态度转变,反而让萧楚河一时间跟不上节奏。不过,有八卦听那就不计较这些细节了:“等一会儿。”

  萧楚河起身搬了椅子过来,并倒了一杯茶放在上面,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包瓜子,坐在床尾,二郎腿一翘:“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