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泪女儿学校患恶性脑瘤,柔弱母亲全力救治,泣血讲述亲身经历

时间:2019-08-28 来源:www.viitour.com

  荐语:美丽善良的天使,被风雨折断了翅膀,笑靥如花的少女,被病魔摧残凋亡,柔弱的羔羊,被死神苦苦追杀,妈妈倾尽全身心的爱,却无法留住渐渐远行的女儿,还有什么,比一个母亲亲眼目睹自己的女儿一点点走向消亡而无能为力,更令人心碎,更令人悲痛?

  本期特别推出催泪纪实文章《我心伴你上天堂》,作者靳宝萍用她蘸满血泪的文笔,为我们讲述她的亲身经历,描写出世间真情。母爱的伟大,爱情的圣洁,亲情的温暖,友情的可贵,在作者笔下,一字一句都是燃烧的真情,都是火山的迸发。

  真人真事,亲身经历,请诸君欣赏催泪爆文:我心伴你上天堂。

  催泪:女儿学校患恶性脑瘤,柔弱母亲全力救治,泣血讲述亲身经历

  作者及本文主人公靳宝萍

  一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号凌晨,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沙哑地 “喂”了一声,话筒那边传来了女儿的哭声,我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睡意全无!半夜三更听到女儿的哭声,吓得我毛发直立,心跳如雷!“囡囡,半夜三更的出什么大事了?快告诉妈妈,先别哭!”说着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表针指向了凌晨两点,女儿听出我的惊恐: “妈妈,你也不必太着急,我头疼好几天了,吃了好多止疼药都不起作用,今晚疼的实在忍受不了才给妈妈打电话。”“啊,是不是感冒了?没去校医院看看吗?发烧吗?鼻子堵吗?头晕吗?”我连珠炮似地一连串问了女儿几个问号,“妈妈,学校正在放假,校医院没人,前几天开了点止疼药,但作用不大。” “那你等着妈妈,明天一早我就坐车去你那里。”我恨不得立即飞到女儿面前。“妈妈,还是我回去吧,你做生意太忙,也可能就是感冒,觉得有一个鼻子堵的出不来气,回家输点液就会好的。”“那好吧,妈妈明天等你回来。”

  和女儿通完了电话,一点睡意也没有了,披衣下床,心里有说不上的担心焦虑!过一会就看一眼表,盼着赶紧天亮。为了打消自己的顾虑,又在心里安慰自己:没事的,孩子去年才考上大同医专的本科,学了临床医学。那里气候寒冷,也可能就是感冒头疼,也可能是鼻炎所致,自己有鼻炎,犯病时不也头疼难忍吗?最后不得已还做了手术。

  这一天也无心打理生意了,因为女儿描述的状况极像是鼻炎,我去找了当年给我做过手术的大夫,人家正在休五一长假,我打听到了他家住何处,下午四点让单位的一个邻居开车去侯马车站把孩子接了回来,看到女儿一脸的疲惫,我心疼不已,走上前去抚摸孩子的脸颊和额头,发现她并不发烧:“囡囡,妈妈知道你很累,可咱们不敢耽搁,妈妈已和大夫说好了,你一回来就到他家,看看是不是鼻炎引起的头痛?”领着女儿去了大夫家,他看后说要做个ct检查才能确诊,我又带着女儿马不停蹄的去医院挂了急诊,做了ct,这才安排女儿回家吃饭休息。

  催泪:女儿学校患恶性脑瘤,柔弱母亲全力救治,泣血讲述亲身经历

  这一晚,女儿睡在我的身旁,我像哄婴儿那样,搂着拍着,女儿在我的抚慰下渐渐入睡,我爱怜的望着睡梦中的女儿,看着她如花的面庞,俊俏的鼻翼,由于鼻塞而不均匀的呼吸,我心如针扎。女儿很温柔,说起话来悄声细语,绵柔动听。她算不上漂亮,但很有气质。最让我欣慰的是:高考结束报志愿时,我希望她报考师范类院校,教师是我一直崇拜的职业。可她说:“妈妈,我希望上医科大学,将来你和爸爸老了,免不了有个病痛,身边有我这个大夫女儿照顾,对健康和长寿会有益处!万一有个头痛脑热的,女儿随时陪伴在你们身边,你和爸爸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在我面前经常撒娇耍赖、长不大的女儿,为了我们的健康这样打算,我就像躺在冬季里的火炕上一样周身温暖!我给她起乳名“囡囡”,一是对女儿的昵称,二是我要把女儿含在嘴里疼爱。她没有辜负我的爱!

  催泪:女儿学校患恶性脑瘤,柔弱母亲全力救治,泣血讲述亲身经历

  第二天,还没等到ct结果出来,女儿头疼加重,还伴有呕吐,我的心开始发紧,一种不祥的预感向我重重的袭来,因为我知道头痛加呕吐绝不是什么好兆头,一边安排先给女儿输上止吐和止疼的药物,一边焦急地等待着ct结果出来,中午十点多结果终于出来了,我一点也不敢懈怠,赶紧拿着片子跑到大夫家,他说:“片子显示鼻腔和头部都有阴影,我现在也不敢确定,可能是长了纤维瘤或是血管瘤,小孩子都容易长这种瘤,但做完手术就会没事了。”听了大夫的一席话,我揪紧的心稍有放松,他建议我到大医院去看,虽然他说的很轻松,但我依然疑虑重重,因为他说的只是“可能”,而并不能确定。

  女儿头疼时好时坏,我有点乱了方寸,关闭了我的生意,赶紧给女儿联系医院,我的表妹和妹夫在天津医科大学工作,赶紧找出来他们的电话打过去,他们欣然应允,让我带着孩子六号出发,我担心自己走后儿子的生活起居无人打理,无奈之下只得把上高中的儿子托付给了邻居阎大姐。我那像亲姐妹一样的朋友张明霞知道了女儿需要去外地治疗,送来了一千元钱和车上吃的食品,帮我打点行李,我说:“明霞,囡囡得的是小病,再说了我现在也不缺钱,你的心意我领了,钱你就拿回去吧,吃的我带着”。“不管怎样,你也是带着孩子去看病,一千元钱也不多,是我这个做姨姨的一点心意,你就不要推辞了。”推辞不掉我就不和她客气了,毕竟二十多年的姐妹情分了。我的一个同学开车把我们母女送到侯马火车站。六号我和女儿告别亲友,踏上了去天津的列车。

  那一天,正好是我四十二岁生日,我忧心焦虑,那还记得什么生日?是病痛中女儿拉着我的手说:“妈妈,生日快乐!”这一句“生日快乐”将我的心完全融化,它像一股暖流通遍了我的全身,使我感受到了“小棉袄”的温暖,我流着泪水,抚摸着女儿纤细的小手:“谢谢你在病中还记得妈妈的生日,可是你的健康才是妈妈最大的快乐!”女儿对我灿然一笑:“妈妈,没事的,谁还能不生病?医治好了就没事了。”女儿说着帮我擦掉了眼泪。“嗯,肯定会没事的,”我给女儿宽心,同时也在宽慰自己。

  催泪:女儿学校患恶性脑瘤,柔弱母亲全力救治,泣血讲述亲身经历

  到了天津,表妹和妹夫已为我们打理好了一切,下了火车直接把我们送到了天津医科大学耳鼻喉科的病房,由于大夫都是表妹和妹夫的同事,对我们很是热情,第二天就做了核磁共振,第三天结果出来,表妹夫来见我和女儿,他说:“囡囡,放心吧,没什么大病,姨父和你妈妈商量看怎么治疗,你和你姨在病房等着。”他又对我说:“萍姐,你到我办公室来,”说完他走在头里,出了女儿的病房,他面色凝重起来,从他们医院的耳鼻喉科到他的骨外科有好长的一段路,但他一路上和我一句交流也没有!他这样的态度让我预感到了事态的严重,顿时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脑袋里一片空白,两条腿机械的跟着他走,到了他的办公室,前脚刚迈进去,我的眼泪就像决堤的洪水滚滚而下,我迫不及待地、用颤抖地、近乎于哀求的声调问他:“你快告诉我,囡囡得的是什么病?”他叹了一口气,扶着我坐下:“萍姐,囡囡得的是恶性肿瘤,核磁共振显示:她的鼻腔和头部都有阴影,且边界不规整,这是恶性肿瘤的重要标志,但现在还不能确定是鼻窦癌还是淋巴癌还是脑瘤,要等做了手术病例结果出来才能确诊。”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绝不亚于一颗炸雷在我头顶炸响!炸的我体无完肤!炸的我不知所措!我疯狂地嚎啕着冲出了他的办公室,他后面说的什么,我已全然听不进去,我冲到医院大门口,一屁股跌坐在地下,我疯一样的嚎了起来,不是哭,而是嚎,像一头母狼丢失了心爱的幼崽一样,痛的我“嗷嗷”乱叫,我的哭嚎引来许多围观者,他们像看异类一样看着我嚎,我什么也不顾了,我的心痛的滴血,痛的痉挛,那是无以言状的痛啊!什么叫“撕心裂肺”?什么叫“痛不欲生”?我用拳头捶打着似要炸裂的胸膛!用手揪扯着自己的头发!我的五脏六腑像是被人用利刃在一块一块剜割!殷红的鲜血汨汨地从我的泪腺里喷涌而出!

  催泪:女儿学校患恶性脑瘤,柔弱母亲全力救治,泣血讲述亲身经历

  一会,表妹夫拨开人群,蹲在我的身边,他搂着我颤抖的双肩小声说:“萍姐,我知道你非常难过!可你想想:孩子是学医的,你这样情绪波动,她会很快知道自己的病情的,她才二十岁,她是否能够承受这样的打击?我们要多为孩子考虑,而且好多事还要等着姐姐快做决定,如果你被击垮了,孩子咋办?现在最主要的是去北京治疗?还是继续在天津治疗?你还要快做决断。”

  这时的我真是愁肠百结如丝乱,珠泪千行似雨倾呀!一连串的问题向我涌来,是啊,我怎么去向孩子交待?孩子如花似玉的年纪,难道要让孩子知道自己得了不治之症吗?难道要她承受这命运的捉弄吗?尽管自己的心在淌血,但还要装作无所事事,要强装欢笑面对孩子,此事、此心此景,要一个母亲怎么去面对呀?

  妹夫把我搀扶起来,我对他说:“你给开一张假报告吧,把 ‘恶性’改成‘良性’好吗?我怕囡囡看到‘恶性肿瘤’几个字会精神崩溃的。”我步履沉重的走向病房,大门口到病房的一段路,我觉得是那样的漫长,我的心颤抖着,此刻特别恐惧见到女儿,我敢看她吗?我敢和她那清澈的眼神对视吗?我噤若寒蝉!此时虽是五月天,天津的人们已穿上了夏装,但我却浑身寒冷的打颤。我感到身上所有的毛孔都张开着,那丝丝寒气顺着张开的毛孔钻到身体里的每一个部位!连指甲缝里都感到了寒气的侵袭!女病如同冬失棉,揪心撕肝五月寒!泪洒津地千层浪,痛压心底如泰山啊!

  催泪:女儿学校患恶性脑瘤,柔弱母亲全力救治,泣血讲述亲身经历

  妹夫搀扶着我走向病房,他说:“囡囡知道今天核磁结果出来,她是学医的,肯定要看检查报告的,我早就准备好了。但怕瞒不了太久。”“能瞒多久是多久吧,瞒一天是一天,总不能把实情告诉她,她小小年纪可怎么承受呀!”我已乱了方寸!妹夫说:“我也在考虑,让她慢慢接受,一下子告诉她怕她想不开,姐姐,这样的事是太难了,我能理解你的苦楚,到了病房你不用说话,我来告诉她吧。”

  经过刚才的哭嚎,我的嗓子已经哑了,我和妹夫一同走向病房,经过卫生间时,我进去洗刷自己的眼泪,可那泪水喷薄而下,它根本不听我的指挥,无奈之下,我用手拍打我的脸颊,命令自己坚强起来!想到自己的眼泪会给女儿带来致命的打击,这才不得已勉强止住。

  走进病房,我强装欢笑,而囡囡并没有急于向我要检查报告,而是瞪大双眼在我的脸上捕捉信息,而我像一个犯了极大错误孩子一样,不敢和她的眼睛对视!我走进病房就一直低头整理东西,也不敢开口和她说话。生怕看她一眼就会忍不住心里的悲伤!我只能强装笑脸,低着头,嘶哑着说:“你看我又着急又上火的,嗓子都哑了,其实没什么大事,让你姨夫和你说吧。”“囡囡,你的脑袋里长了一个良性肿瘤,做了手术就会没事了。”说着他把那份假报告递给了她。

  到了晚上,我的亲人们打电话询问检查结果,我痛哭失声,在电话里对母亲说:“妈妈,我真想从这八楼上一跃而下!这样的痛苦我实在难以承受……!”我的母亲在电话那头说:“无论什么事你都要挺住!你要死了你解脱了,可你的孩子们怎么办?有你陪伴在他们身边,就是再苦再难,她们还有个妈妈,你也能在前面给他们遮风挡雨,使他们免受更多的苦难。孩子,这是你的命!你就认命吧……”

  催泪:女儿学校患恶性脑瘤,柔弱母亲全力救治,泣血讲述亲身经历

  由于天津医科大的耳鼻喉科是他们医院的弱科,我要带我的囡囡去最好的医院治疗。妹夫抓紧时间给我联系了北京的宣武医院,那家医院的耳鼻喉科的主任擅长做颅底手术,且他们相识。转院前,妹夫带着我和囡囡去吃韩国料理。日本料理,还去了天津最大的海鲜饭店品尝海鲜。面对满桌佳肴我食之无味,如同嚼蜡!我二哥和三妹先后赶到医院,和我一起给孩子转院。转院这天,病房里一共有六位病人,我们在一起只相处了短短的五天,可病友们每人拿出了一百元钱给我,我推辞不掉,只好收下。他们都给我留下了联系方式,并说如果有什么困难,打电话告诉他们,看病的第一站,就让我和女儿感受到了人间的温暖!

  (未完待续)